您的位置:英雄小說網 > 穿越小說 > 末世重生之桃花債 > 末世重生之桃花債第18章

末世重生之桃花債第18章

作品:末世重生之桃花債

    相處的不怎么和睦,可三個人年紀都不小了,算起來都是有身份的人,應該不會出什么問題吧,不停地自我安慰著。

    林雨澤雙手交叉在胸前,身子斜靠在墻上,有些好笑的看著眼前的人坐立不安的樣子,齊悅就像無頭的蒼蠅般在屋子里來回打轉。

    齊悅不時的看著房間里那臺上了年頭的落地鐘。

    十分鐘過去了,沒考慮好,到底該不該進去。

    半個小時過去了,進去了,該怎么解釋。

    一個小時過去了,自己是異能透支,才醒過來,不是故意把他們遺忘在空間的。

    兩個小時過去了,自己是救了他們,他們不能責備他才對。

    眼看著又一個小時過去了,齊悅還是拿不定主意,萬一進到空間里,現他們打架,該怎么處理好呢。一屁股坐回到沙上,隨手拿起茶幾上的一本書,眼睛在坐在旁邊低頭看書的林雨澤身上打轉。

    “額”

    林雨澤終于在齊悅又一次的欲言又止下抬起了頭,略帶疑惑的看著齊悅,無聲的詢問著。

    齊悅語澀,咳了幾下后干笑著,“那個,這個本很好看哈。”純屬于沒話找話。

    林雨澤眉毛挑得高高的,看著齊悅手里的那本德語原版的《第三帝國的興亡》點頭。

    “是還不錯。”

    看著林雨澤那幾乎要看透自己心思的眼睛,齊悅趕忙低下頭,假裝認真看書。

    “你會德語?”

    “額?啊?”齊悅一臉茫然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說這本很好看嗎?”林雨澤面色正常,眉毛挑得高高的不解的問道。

    齊悅低頭,次噢,他拿這本干嘛。頓時一陣懊惱,桌上那么多本書,怎么偏偏拿了本出來。抬起著頭,對著林雨澤又是一陣傻笑。心里不停的暗罵著,真是蠢透了。如果自己跟提議讓對方陪自己進空間,他應該不會介意吧。哎,好煩躁。

    林雨澤有些大概明白齊悅的心思了,但齊悅不說他也不挑明,只能從那微微上揚著的嘴角看出來他現在心情不錯。

    見林雨澤又低下頭去看書,齊悅終于鼓足勇氣開口:“那個”

    沒等他說完,房間里那老實的鐘,打起了點了。

    “咚,咚,咚”

    每響一下,齊悅的身子都跟著顫抖一下。

    完了,這孩子要做病了。唉,林雨澤有些無奈的放下手里的書,善解人意的開口:“我和你一同進空間看看他們?”

    齊悅激動得猛點頭自己沒白心心念念這孩子這么多年,太,太合他心意了。嘴里有些語無倫次起來,“不虧是我把你當兄弟看,你太夠意思了。”

    “兄弟?”林雨澤似笑非笑的,像是回味著一般重復著:“你把我當兄弟看?”

    知道自己說錯話了,齊悅表情有些僵硬,結結巴巴地討好著:“你,你比兄,兄弟強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哪里強了?”林雨澤少見的有些不依不饒的追問。

    “哪里都強。”齊悅有些繼續不下去了,對方的視線有些不太對勁。

    林雨澤:“比如?”

    齊悅:“比如,額,那個,額,你的異能很強。”

    “其實我還一樣,很強。”林雨澤身體慢慢的靠了過來。

    齊悅腦子一片空白,看著越離越近的人有些鬧不明白,除了異能還有哪?

    “額?啊?哪?”

    當齊悅嘴里吐了林雨澤想要聽的那句后,直接就壓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哥哥告訴你,我的強項是什么”

    “我錯了,我錯了,我知道了”齊悅現在明白了對方指的是什么了。

    可是,“晚了,體驗過會你才會懂。”

    “唔混蛋”

    許久過后,等齊悅實際體驗林雨澤另一個強項后,天都已經黑了。

    齊悅揉著腰從床上一瘸一拐的下來,系著衣服扣子的手顫抖著,雙腳軟。

    床的另一邊,林雨澤心滿意足的拉上褲子拉鏈,隨手拿起床頭柜上的香煙,抽出來一顆叼上嘴里,帶著滿足后的傭懶看著齊悅。自打齊悅昏迷不醒,他就一直提心吊膽的沒睡過一個好覺,下次再讓他好好的補償自己。

    齊悅的呼吸還有些急促,嗓子也喊啞了,身上的皮膚也因太過激情而泛紅。

    “看你怪累的,要不先休息,明天在把他們弄出來吧。”林雨澤一向善解人意,體貼的勸慰著。

    “不不不,我一點都不累。”齊悅趕忙拒絕,開玩笑,一個星期了,再拖下去,死的就不知道是誰了。

    “不累,那你前面說的都是假話嘍?”林雨澤瞇起了眼睛,齊悅五官皺在一起,眼睛帶著撫慰后的媚意,樣子頗為委屈,看得林雨澤下身又一陣緊。

    “沒,沒有,我是累了,等,等把他們接出來,在,在休息吧。”齊悅激動得,話都說不利索了。

    林雨澤仿佛沒有察覺齊悅內心打的小算盤一樣,頗有些遺憾,但仍然答應了,“好吧。”

    齊悅心理竊喜,進去如果那幾個大爺彪,林雨澤幫自己說說好話應該沒什么大問題了,畢竟自己是救了他們不是。

    整理好衣服,齊悅又恢復了神采,晃悠到林雨澤身邊,點了根煙,叼著煙,就帶著對方進了那個還沒來得及研究的新空間里。

    一進去,先進入的是齊悅的廚房,拉開門,就是那個級大并且豪華的新空間。這個新空間柳月肯定精心布置過,一個級豪華水床坐落在溫泉旁邊,溫泉里面沒有人。

    沒人,竟然沒人,這結果把齊悅驚呆了。

    拔腿就開始四處找了起來,這可怎么辦是好,難道空間不能放活物?難道是蒸了?啊,這可如何是好,他本是好意,結果還把好幾個大活人弄沒了。

    林雨澤挑高眉毛,也有些詫異,不動聲色的四周觀察起來。

    一出廚房,一側是一座小型的溫泉,外表看起來精致典雅。溫泉的后面是小山,有一條小路直通山頂,山上長滿了花花綠綠的果樹。

    廚房的面前是一片空地,空地上停滿了各種豪華的汽車,大到直升,裝甲車,油罐車,甚至還有豪華油輪,小到摩托車,腳踏車,兒童車,樣樣齊全。

    另一側,則是比山還要高的物資,藥品,食物,服裝,各種各樣的,應該有盡有,一眼望不到頭。

    空間里很神奇,就像是另一個世界一樣,有太陽,呆在里面讓人感覺異常的舒服。

    “啊”

    齊悅的聲音從山后面傳來,雖然有些遠,但是異常的清晰。林雨澤順著聲音,尋找了過去。

    山的后面綠草如茵,像是足球場一樣,山下的一角站著幾個人,遠遠的就看見中間的那個正是齊悅,在他身旁的正是那幾個人。

    齊悅本就腿軟,被唐可這么冷不丁一推,屁股直接坐到了地上。吧嗒,頓時就掉了幾滴眼淚下來,那難以啟齒的地方疼得厲害。

    韓非心疼的就要上去扶,唐可一腳踹過去,被對方閃來了。操,裝什么好心,要不是剛才他躲開了,他的寶貝悅悅怎么會摔倒。

    齊悅悲催的坐在草地上,看著那兩個打成一團的人,眼眶紅了,他是疼的。

    一只手伸過來,齊悅抹了下眼睛,順著那雙手往上看,炎彬正低著頭看著他。想想沒必要那么矯情,握著炎彬的手,齊悅借力站了起來,皮膚跟皮膚驟然相觸,對方的手心十分粗糙,充滿磨礪,體溫很高。齊悅的手觸電般縮回手,為了顯得自然些,手扶住了腰,姿勢有些不自在,尷尬的朝對方笑了笑,真丟人,他剛才還掉眼淚了

    齊悅的身高只及對方的肩膀,抬頭偷瞄著炎彬,對方下身穿著淺灰色的休閑西褲,上身穿著一件嶄新的白色襯衫,只系著下面兩顆扣子。透過半敞著的衣服可以看見胸前的皮膚,不得不承認,對方身材好得驚人。古銅色的膚色,鼓鼓的肌肉,傷口已經不復痕跡。下面,腹部塊塊分明,看起來蘊藏精悍之力。

    突然感覺很口渴,喉嚨滾動,咽了口唾液。齊悅覺得自己的臉有些紅,趕快調轉目光看那兩個人。看來他們恢復的都很不錯,一反當初進來時那虛弱的模樣,現在生龍活虎的,不光用的拳腳功夫,連異能都用上了。草坪的大半邊都是燒焦了的痕跡,看樣子應該不是一時半會形成的。

    沒想到炎彬竟然伸出手,輕輕撫弄齊悅的頭皮,非常溫柔的觸摸。齊悅微微一怔,抬眼看向那個人。嘴唇濕潤,眸光深邃,臉上還得著淡淡的青紫。皺眉,這痕跡,那些好象沒有啊。

    察覺到齊悅的走神,炎彬的手撫上了他的臉,另一只手攬住他的腰,身子也貼了過來,兩跟人緊密的靠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看著那張男人味十足的臉越離越近,齊悅的心跳得不規律起來,越來越快,臉很燙,說不上來在期待著什么。

    唐可正與韓非糾纏不休,回過頭來正好看見著一幕。好啊,這無恥的兄弟兩個,一個纏住自己,另一個想占齊悅便宜,伸手就沖著炎彬的臉一個木刺。

    像是早就預料到一般,炎彬頭一閃,輕松的就躲開了。

    齊悅有些茫然的看向旁邊,本是不規律的心跳幾乎要跳了出來。看著唐可那怒氣沖沖的臉,驚覺自己之前的呆樣,像是要索吻一般,在看到那注視自己的林雨澤,往這邊走過來的韓非,還有身旁的炎彬。

    齊悅腦子一抽,直接出了空間。

    這下怎么辦,本來是讓林雨澤陪自己去壯膽的,現在可好,連林雨澤都被自己留在空間里了。天吶,他到底是干了什么蠢事!齊悅悔恨不已,來回在屋子里打起轉來,心理更憂慮了。

    96

    齊悅在房間里抓心撓肝般心理糾結不已,先前是三個人,現在變成四個人應該是打不起來了才是,林雨澤那么乖巧,炎彬那么沉穩。

    咚,咚。

    落地鐘敲了兩下。

    一屁股坐到沙上,拿起煙,連抽了兩根,把煙頭按到煙灰缸里,下定決心,進了空間。

    一進空間,先前的信心又消失的全無,齊悅縮頭縮腦的從小廚房出來。這空間的時間有些混亂,現在只是剛到傍晚。

    拉長著脖子站在那里東張西望的尋找那幾個人的身影,這一看不打緊,跟先前他進來的那次截然不同了。山上的果樹倒塌了一大片,此時變成了光禿禿的。前面的那些豪華汽車也損壞了好多,看得齊悅是一陣心疼,那些車可都是限量版的,都是新的,估計都有可能是全球最后一輛,這群敗家的。

    “寶貝,你在找什么?”

    韓非的聲音在耳邊突然響起,驚得齊悅猛地一哆嗦,腿一軟差點跌了個狗吃屎,幸虧唐可一手扶住了他。看到在自己身后出現的這幾個人,齊悅表情變得有些扭曲,是他退步了?還是他們變強了,怎么這么多人在身邊自己都沒有覺。

    齊悅擠著笑臉看著憑空出現的幾個人,“呵呵,呵呵,你們怎么都在這?”說完這句,齊悅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頭。

    “不是你把我們都留在這里的嗎?”那個都字咬得很重,唐可自然的扶穩齊悅,把手摟上了他的肩膀。

    “那個,我是為了讓你們留在這里好好養傷,而且我太累了,也是才醒”齊悅為自己辯解著。可唐可的眼神好兇殘,齊悅的聲音越說越小,越說越小,直到徹底沒了聲音。

    韓非點頭認可齊悅的話,“是為了救我們,沒錯。”

    齊悅面前豁然一亮,眼睛睜得大大的看向韓非,現對方那帶著傷痕淤青的臉格外的有魅力,人也格外的善解人意。

    “對,對”

    “那你說一下,下午你來了怎么又走了嗎?”韓非的聲音繼續響了起來。

    齊悅眨巴著眼睛,支支吾吾地,這怎么解決,他不擅長啊。求救一般的去看林雨澤,可對方根本就沒看向他,只盯著手里晃悠著的那杯酒。一個不成,只能轉移目標,去看另一個個看起來比較可靠的那個人。

    炎彬看著齊悅投過來的求救的目光,皺了皺眉毛,但卻什么話都沒有說。內心還是比較歡喜的,齊悅竟然來倚靠他,但是,現在,幫不了他。

    看著面前這幾個身材都比自己高大的人,齊悅被圍困在中間,有些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韓非握著手里的酒瓶猛往嘴里灌了一大口,走了過來。他們本就之間沒隔兩步,現在更近了。一直走到齊悅的面前,用另一只沒有拿酒瓶的手,捏住了齊悅的下巴,湊了過去,把嘴里的酒給對方灌了下去。

    齊悅被迫咽下下了韓非嘴里的酒,由于韓非的舌頭在嘴里做怪,沒咽下的酒順著嘴角流了下去。被唐可摟在懷了,卻和韓非嘴唇想貼,這是什么情況,他們不是不對盤么。齊悅心很亂,長長的睫毛眨呀眨的,透露了他的情緒。

    韓非像是不滿意一般,嘴唇游移到齊悅的臉上,伸出舌頭舔弄齊悅的眼瞼。輪流都舔得濕忽忽的才滿意,嘴游移到旁邊的耳垂上,含住。許久過后,才離開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因為酒的原因還是被這場面刺激到了,齊悅全身都燥熱起來,呼吸也有些急促,眼睛迷蒙的看著韓非。

    唐可的聲音在旁邊響起,“悅悅,你抖得好厲害,是不是冷了。”說完也不等齊悅反應過來,一把就打橫抱起他來。

    “干,干什么?”齊悅一下子就清醒了,抓住唐可的手,大聲驚呼。

    唐可低著頭,一副看白癡的樣子看齊悅,理所當然的說:“還能干誰?當然是ganni。”

    撲通一聲,唐可把齊悅丟進了溫泉里,他自己也跟著進入了里面。

    齊悅一臉驚涑直接就想跑,唐可度更快,一把就從身后抓住了他,把他整個人都裹在懷里,更讓他膽戰心驚的是那三個人也圍了過來。

    “我們,我們出去吧,外面還有好多事情需要你們呢。”齊悅看著岸邊的幾個人討好著。

    撲通,韓非也跳入了水中,站到了齊悅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相比外面,這里更需要我們。”唐可的雙手從后面探到前面,摸索著齊悅的衣服的扣子,一顆接著一顆的解了起來。

    看著這兩個比自己高半頭的人,齊悅有些憷,“你們不,打,打架了?”舌頭都開始有些不利索了。

    韓非頭靠了過來,“打完了。”手也不老實的向齊悅的下面摸索著。

    “你們唔”

    齊悅的嘴被堵住了,對方的舌頭強占據了他的嘴,舌頭糾纏著他的。身上的衣服這時也被剝了下去,四只大手,在他身上游移著。

    唐可一只手捏弄齊悅另一邊胸前的硬核,另一只手在他光裸的腰間撫摸著,聲音從后面傳來,“悅悅,你硬了。”

    不是每個男人的rutou都敏感,齊悅是個極品。韓非熾熱的氣息噴灑在胸口,胸前突起的硬頭被對方用牙齒狠狠嚙咬,齊悅痛得搖頭尖叫,卻另有一股快感竄起。同是被兩個人被這么摸著,是個人都會有反應的好不好。齊悅無力的靠在唐可身上,任由韓非的手握著自己硬挺來回摩擦著。

    撲通,水聲響起。

    齊悅瞇著眼睛看著靠過來的炎彬,下身不自覺的向前挺動著。

    啪

    褲子早被扒下去了,屁股被身后的唐可拍了一下,“別亂動。”

    正在這時炎彬的嘴堵了上來,厚實有力的舌一下子在他口腔里攪動,把齊悅吻得瞬間暈眩,兩人唇瓣膠著緊貼,被吸得嘖嘖作響,齊悅被親得雙眼迷蒙。下身被握著的部位被松開了,齊悅不滿意的哼著。

    嘩啦嘩啦,水聲響起。隨即,韓非光著身子又靠了過來。水很熱,兩人面對面站著,裸裎的身軀緊貼,下半身緊貼在一起,齊悅下面脹得更大了,韓非的也是,兩個人陽根互抵,這過分切實的感受令齊悅下意識倒抽了一口氣。

    “別,別玩了。”

    韓非把齊悅的兩條腿抬高,夾在自己的腰上,起身,手扶在齊悅的臀部,把他抱上岸。這樣的姿勢,使兩個人下面貼得更緊了,韓非一走動,下面的硬挺正撞進齊悅的臀縫處,有隱約破洞而入的跡象。

    雙手無力的圈著韓非的脖子,頭靠在韓非的肩膀,對方強壯的體魄讓齊悅更加興奮起來。

    “乖,寶貝,哥哥馬上就給你。”

    韓非的聲音也啞得厲害,欲望也漲得更大了,手撫摸著齊悅肉感十足的臀肉,快步走向了溫泉旁那個級豪華的水床。不得不說柳月真是格外會享受,床柔軟舒服,躺在上面感覺就好像浮在溫暖的游泳池里。

    韓非把齊悅放到床上,拍了拍齊悅示意他翻過身去。齊悅照做,下腹部被人塞進了個枕頭,這令他趴跪得較為舒服。整個人暈頭轉向,收縮痙攣的腸道彷佛在渴求更粗更硬的事物進入……

    雙腿被打開,一個猛烈的進入,兩個人都舒服的嘆了一口氣。

    看著床上進行得激烈的兩個人,溫泉里的三個人眼神火熱的看著。唐可拿起岸邊上的酒杯,猛的一口把里面的酒灌了下去,起身上岸,邊走邊脫掉身上濕衣服。光著身子,上了床。

    剩下的那兩個人,像是在比試耐力般沒有動。

    林雨澤靠在溫泉邊上,嘴里抽著煙,樣子愜意,臉上表情正常。只有從那兩腿間直挺挺的翹起處的,才能微微窺視出他的不平靜。

    炎彬則一口一口的細細品嘗著手里的葡萄酒,這是1966年份的,果然味道不一般,這東西都被柳月找到了,而且還不只一瓶。

    嘖嘖,這女人真是個人才。不光這酒,就這空間里的物品樣樣都是奢侈品。全球限量版的手表,錢夾,體恤衫,男式女式的大小型號樣樣具全。外面找不到的東西,這空間是全有,就是四個基地加一起都沒有這空間里的物資豐盛。

    大床上,三個人進行得越激烈起來。

    一聲悶哼,韓非釋放在齊悅的體內。喘著粗氣,抬腰抽了出來,給旁邊等待多時的唐可讓了位置。拿起床頭柜子上的煙,點燃,看床上的人。

    唐可彎下身,親親齊悅耳朵,就著先前的精ye當潤滑進入了齊悅的身體。

    “悅悅,告訴我什么感覺。”邊說還邊惡意的頂向齊悅敏感的那一點。

    “唔”齊悅已經泄了兩次了,滿臉通紅。

    唐可不停的撞擊著那處,齊悅帶著哭腔,“很脹”

    “還有呢?”

    “很大”齊悅說出了唐可想要聽的答案。

    “乖,悅悅,哥哥最愛你了。”唐可滿意了,他撤出了些許,緩緩地抽送。

    齊悅喉嚨都啞了,唐可才滿足的泄了出來。沒等齊悅松氣,又一個粗大挺了進來。齊悅的大腿顫抖得厲害,跪不住了,被后面一個大力的頂撞得趴在床上。身后的人動了幾下后,把齊悅身子翻了過去,兩條腿搭在自己肩膀上繼續動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不要了,哥,饒了我吧。”

    齊悅被這個肢勢刺激得不停的求饒,幸虧他身子柔軟度還不錯,不然的話腰都會閃了。雙手推拒著炎彬的胸膛,本是求饒,可那聲哥叫出來之后,對方在體內的物件脹得更大了。

    等到炎彬翻身下去的時候,齊悅已經躺在那里動彈不得了,氣喘如牛,小悅悅由于吐的口水太多隱隱得有些疼痛。小臉可憐兮兮地看著身旁的林雨澤,歪過頭去,頓時有些委屈般靠了過去,眼睛里帶著濕意,像是要尋求林雨澤的安慰,

    林雨澤的手手溫柔的幫齊悅拭去眼角的淚痕,愛憐的親溫齊悅的臉,另一只手卻拉開齊悅的大腿,側著身子,欲望毫無遲疑的挺了進去。

    “錯了嗎?”

    “嗚,嗚,求你了,我錯了”林雨澤的聲音平靜可叫齊悅異常的驚慌,齊悅在這方面上非常識相,在這樣下去他就要被玩壞了。

    林雨澤低著頭,眼睛盯著齊悅,嘴湊到他的耳邊輕聲說著。

    “叫老公,我就饒了你。”

    齊詍eitong牛矸漢歟群沽芾歟悅傻乃劭醋琶媲暗牧鐘暝螅袷潛揮棧罅艘話恪?

    “老公”

    林雨澤眼神變得幽暗,本是溫柔的進行著,聽到齊悅的話后變得控制不住一般激烈起來。

    床上的另外三只瞬間被刺激得不行,齊悅那沙啞的嗓音更具誘惑力,媚態十足的叫著老公。幾個人暗自悔恨,他們竟然早沒有想到讓齊悅這么叫,讓這個小狐貍給搶先了。

    這下齊悅是真慘了,一輪接著一輪。每當他體力透支了就會被他們抱到溫泉里,被溫泉水泡過,竟然會恢復體力,身后的疼痛也會消失,全無疲憊之意。

    不知道過去了多長時間,他進來的時候本是傍晚,天黑,天亮,天又黑下去,又亮了。齊悅已經搞不清楚是多久了,累了就泡溫泉,餓了就有人喂食給他,渴了有人嘴對著嘴喂酒給他喝。

    這群騙子,哄騙他說了那么說羞人的話,總是說最后一次最后一次的糊弄他。齊悅這下傲嬌了,說什么都不干了,雖然做那事他也很舒服,但是他已經躺在床上好久了。充氣娃娃還有用壞的時候呢,更何況是人。打了個哈欠,心理打定主意,等他睡醒一定要同他們說。

    等到齊悅再一次從床上睡醒時,又天黑了,夜色很美,竟然還有點點繁星,不可思議的空間。

    本想輕輕拉開搭在身上的那只手臂,不料對方卻驚醒了。

    “額,你繼續睡,我起來活動下。”齊悅又被對方帶躺到了床上,側著身子說。

    “用不用我陪你活動下?”炎彬剛睡醒的聲音有些低沉,邊說邊親了親齊悅的嘴唇。

    “不要不要,你繼續睡吧。”開玩笑,雖然那溫泉治療效果顯著,但他現在仍是腰酸背痛,后面那地方也疼,應該是腫了。

    炎彬輕聲笑了,從床上坐了起來,靠在床頭系襯衫的扣子。一顆,兩顆下床,把敞開的褲子拉上拉鏈。

    齊悅直勾勾的看著,有些呆滯,有些搞不清狀況。

    “不起來?還是你更喜歡在床上的運動?”炎彬的聲音悠悠響起。

    “起,起來。”

    齊悅從床上跳了起來,動作太大,扯動了后面,疼得臉上顯得有些扭曲。身上上下滿是激情留下的痕跡,齊悅手忙腳亂的穿上床邊的衣服。衣服全是嶄新的,應該是他們從那些物資里翻出來放到這里的。

    “他們人呢?”齊悅邊提褲子邊問站在床邊的炎彬。

    “在等我們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“好了嗎?走吧。”

    溫順的把手遞過去,兩個人十指相扣,齊悅不時的偷瞄著炎彬的側臉。

本站所收錄作品、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,與本站立場無關。 英雄小說網
推薦閱讀 末世重生之桃花債 末世重生之桃花債第18章 奪鼎1617(猛將如云) 絕世兵王(五十二策) 火爆兵王(有點壯) 仙路至尊(睡秋) 極品狂醫(北緯37度) 最強武神(么么) 儒道至圣(永恒之火) 重生之鐵血八路(574981) 無限進化(咬狗) 九陽邪君(小妖)
时时彩定位胆买法